乔木盈盈

你说,未来。

愿九尾

#新人写手,请多指教#
#取材于九尾猫的故事#
   
   
   
楔子

    愿你九尾,许我永生。


   
    王俊凯觉得他今天的开门方式不对。
   
    他家门口现在蹲着一只白色的八尾狐,活的。揉揉眼睛,很好,还在。关上门重新打开,很好,还在。
   
    王俊凯挠挠头,也许是残疾狐狸,尾巴开叉?……好吧,不好笑。
   
    八尾狐站起身,大摇大摆地走进王俊凯家,跳上沙发,然后……睡了。
   
    作为洁癖深度患者,王俊凯当然在第一时间提着八尾狐的后颈拎下沙发放在地上。
   
    八尾狐冷冷地瞪了他一眼,嘴巴翕动,吐出了人话:“你再敢打扰我倒时差,吃了你哦。”
   
    呦呵,小狐狸还挺嚣张,私闯民宅倒有理了,当这里是宾馆啊……等等,不对!
   
    “你你你你……你会说话?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王俊凯坐立不安地在房间里踱步了一整天,才终于等到小狐狸睡够了,悠悠转醒。小狐狸揉揉惺忪的睡眼,唇齿间挤出一个音节:“饿。”
   
    王俊凯:“……”
   
    想他王俊凯单身二十二年,做饭什么的必须是手到擒来,不一会儿厨房里就飘出饭菜香。最后一道菜上桌后,王·粗神经·俊凯突然想起来狐狸好像是不能吃饭的,结果回头一看,小狐狸已经吃得不亦乐乎了。
   
    虽然一只狐狸坐在餐桌前用筷子有模有样地吃饭确实是挺违和的,但吃相还是很萌的,腮帮子鼓起来,瘪下去,再鼓起来,再瘪下去,风卷残云般地收拾完了桌上的东西,连盘子都锃亮锃亮的。
   
    睡也睡饱了,吃也吃饱了,小狐狸看了看王俊凯欲言又止的表情,也不卖关子,大大方方地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:“我知道你叫王俊凯,我是来帮你实现愿望的。你有什么愿望吗?只要你提出来,我都会帮你实现。”
   
    ……好像有点阿拉丁神灯的感觉?
   
    “任何愿望都可以?”
   
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吧?比如说寿命什么的?”
   
    “……不需要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能许几个愿望啊?”
   
    “只有一个。所以你的愿望到底是什么?”
   
    “……呃,我还没有想好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


   
    于是小狐狸就这么在王俊凯家住下了。
   
    虽然这一人一狐种族不同,但却意外地相处得很融洽。大概也是因为这八尾狐快得道成仙了,行为举止什么的也和人一样,导致王俊凯总觉得自己像是和人同居了一样。
   
    由于不是九尾不能化为人形,小狐狸又不愿委身化形成猫猫狗狗一类的常见宠物,所以王俊凯不能带着小狐狸出门。所幸小狐狸也挺喜欢在他下班以后赖在他怀里做couch potato,倒也没什么需要王俊凯特别操心的地方。
   
    某天,他们看到一个经典老桥段,狐妖为了给书生报恩以身相许,书生给她取了个名字。王俊凯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曾知道小狐狸的名字——或许没有名字也说不定吧。
   
    王俊凯戳戳怀里的白团子:“小狐狸,你有名字吗?要不要我给你取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当然有。”小狐狸高冷地打断他,“源,三水源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哦……源源?好可爱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是源!”
   
    “源源!”
   
    “源!”
   
    “源源!”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
    炸毛源负气地转过身,不理他。什么源源,像个女孩子的名字,一点都不酷。

    王俊凯看着小狐狸生闷气的小模样,没忍住笑成了一只大猫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当然了,相处得融洽归融洽,小狐狸毕竟不是人,没有像王俊凯一样的龟毛洁癖,每天不管有多累睡前都必须洗个澡。动物嘛,还是别有事没事洗太多澡比较好。但是王俊凯不能忍受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存在,所以每天晚上都催着小狐狸洗澡。
   
    “王俊凯!你丧心病狂!你怎么能强迫一只狐狸洗澡?!我又不是人,你自己有洁癖自己洗就好了嘛,干嘛还拖上我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我不管,那你还在我床上睡呢,你不洗干净弄脏我床你给我洗吗?”
   
    “你……你别过来啊……我告诉你我可是会咬人的哦……你你你再过来我就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你就?”
   
    “我就……我就跳……啊!”
   
    小狐狸被抓住了,game over。
   
    经过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艰苦奋斗,王俊凯终于把自己和小狐狸洗了个干净。小狐狸的毛湿漉漉地贴在身上,看起来喜感十足。小狐狸看起来一脸怨气,老不高兴地趴在毛巾上哼哼唧唧,罪魁祸首倒是心情很好地蹲在床边用吹风机给小狐狸吹毛。不一会儿,小狐狸的毛重新蓬松起来,又变成了一个白团子,小狐狸看起来也没有那么气鼓鼓的了。

    所以说,对于不爱洗澡的孩子来说,直接强制绑了去浴室就好了嘛。

    净陪这熊狐狸折腾了一晚上,夜已经很深了,一人一狐终于相拥入眠。
   
   

    北方的柿子成熟得早,八月就下了树。王俊凯答应了他妈周末要回去帮忙摘柿子,月底就动了身。

    小狐狸自然不肯一个人在家里闷着,软磨硬泡让王俊凯带了自己一起回去。

    王俊凯的家乡离他们所在的城市不太远,三个小时就回得去。偏偏赶上高速交警巡查,还好车后座的小狐狸及时屈尊降贵化形成一包抽取式面巾纸,才得以蒙混过关。

    回到老家的柿子园,王俊凯上起树来倒是毫不含糊,一点都没有高管白领的样子,反而有点像青丘山下的猴子精。小狐狸化形成一只长脚的果筐,一人一狐一个摘一个接,配合得天衣无缝,效率挺高,不过一个下午,大半柿子树就摘了个光。

    小狐狸可能是没有吃过柿子,王俊凯告诉他这柿子能直接吃,他就犹犹豫豫地捧起来一个硬邦邦的柿子,张嘴就往下咬,涩了一嘴。最后小狐狸当然没有放过王俊凯,龇牙咧嘴地扔了半个柿子到王俊凯嘴里。王俊凯自知理亏,却还不悔改,笑着和小狐狸滚作一团。

    幸而今年的柿子比往年熟的更早,王俊凯父母已经在他回来之前就收了第一批柿子,有放软了的柿子给小狐狸解馋。王俊凯妈妈还晒了柿子饼给王俊凯打包回去。柿子饼保留了柿子甜甜的味道,被太阳晒过十五天后连软籽都透着一股阳光的味道,荣幸得博得了小狐狸的欢心。

    啧,似乎就这么下去也不错。

   

    天气渐凉,退去了最后一丝暑热的暮商时节是金黄色的。不知不觉,小狐狸已经在王俊凯家赖了一个月。

    在这不长不短的一个月里,王俊凯发现了不少小狐狸的小个性。比如,爱吃甜品。每每想到这个,王俊凯都不禁扶额。早知道小狐狸会这么喜欢吃甜品,王俊凯一定不会在那个下午因为小狐狸喊饿而给他买甜品吃,这一吃,可就上了瘾。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担心蛀牙和血糖问题,虽然是狐狸,但毕竟还活得跟个人似的不是。
   
    王俊凯刚下班就接到了小狐狸掐着点儿打来的电话:“老王,我要吃上次那个店的提拉米苏。”
   
    王俊凯早猜到自家小狐狸打来电话的目的,这时正露着虎牙教训:“源源,甜食吃多了不好,会蛀牙的。给你买个别的好不好?”
   
    “不要!我就要提拉米苏!”小狐狸颐指气使地在那头命令,语气里透着丝丝缕缕的撒娇意味。
   
    “最后一次了喔,以后再也不给你吃甜食了,照你这战斗力,没吃出毛病来也得吃穷喽。”王俊凯一边调侃着,一边坐上驾驶座,也没有挂电话,就这么开着车和小狐狸聊嗨了。
   
    然而王俊凯最终没有把提拉米苏带回家给他的小狐狸。
   
    “嘀嘀嘀——”
   
    红灯。鸣笛。刹车。
   
    “砰——”
   
    碰撞。摩擦。
   
    “咚。”
   
    血。
   
    “……王俊凯!”
   
    时间即刻冻结,下一秒,八尾狐的身影一晃而过,再下一秒,狐狸,人,车已经原地消失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血从王俊凯的额角滴下来,猩红得有些刺眼。永远温柔望着自己的桃花眼此刻正紧闭着。脸色和墙壁白成一个颜色。
   
    怎么办。
   
    小狐狸绕在王俊凯身边不停地转着,活了千年第一次这么无措。
   
    现在去打120显然已经来不及了,王俊凯失血过多,好像还撞坏了内脏,眼下呼吸微弱命悬一线,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   
    只有一种办法了。可是这样会遭到反噬吧,这可是禁术啊……

    尾巴不小心扫到了王俊凯的手背,已经在冷下去了。不能再等了。
   
    管他什么劳什子天谴,今天就算是一命换一命,也要把王俊凯的名字从生死簿上剔下来!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王俊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。他的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,只依稀记得自己好像发生了车祸,醒来之后就已经在家里了。身体已经无恙了,只有干涸的血迹昭示着这一切的真实性。王俊凯活动活动筋骨,一低头却瞥见了卧在脚边的小狐狸。小狐狸的体温时冷时热,似乎还有淡绿色的灵气从身体里冒出,而遭遇车祸的自己却安然无恙,晓是王俊凯再迟钝,也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。
   
    “源源!”
   
    王俊凯是真的懵了,小狐狸舍命救了自己,改了自己的命数,必定没有什么好下场,可是他却无能为力,眼睁睁地看着小狐狸受到反噬又什么都做不了。
   
    王俊凯的眼泪滴落在小狐狸身上,雪白的毛,圆嘟嘟的爪,柔软的尾巴……以及额间的蓝色鸢尾花上。
   
    然后王俊凯感觉一阵天旋地转。
   
    他进入了小狐狸的梦魇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
    小狐狸天赋异禀,只用了七百年就修成了八尾。他从小就听说那些九尾前辈们在修得第九条尾巴时飞升成神,甚至比于其他的神更为尊贵。他一直以修成九尾为目标,心无旁骛地在修炼中度过了近三十万个日日夜夜。

    但是当他长出第八条尾巴之后,却怎么也修炼不出第九条尾巴了。他问过了别的八尾狐,可大家都遇到了这个问题,他并不能得到答案。他又去问族长,族长向来很喜欢他,也认为他是最有成为九尾狐潜力的狐狸。于是族长告诉他一个阴暗的秘密:要想得到这第九条尾巴,必须去猎杀别的八尾狐。

    小狐狸不愿相信。他觉得一定有别的方法成为九尾。记忆里那些九尾狐前辈们笑颜浅浅,他不相信他们都是靠这种方法来获得第九条尾巴。他几乎翻遍了所有的古籍,终于在一本《九尾志》中找到了别的方法。《九尾志》中有这么一段话:“青丘狐有八尾者,名虚,未尝杀生,而得九尾。本于人间寻得一人,成其夙愿,遂生九尾焉。”

    于是小狐狸来到人间,他找到了一个人,并询问他的愿望。人类的愿望向来直白,无非就是出于欲望和贪婪,比如金钱,比如地位,比如情爱,比如野心。这对于小狐狸来说很简单,他轻而易举地实现了那个人的愿望。

    可问题就出在这儿了。小狐狸实现了人的愿望,也长出了第九条尾巴,但实现愿望需要脱落一条尾巴,他依然是八尾。
   
    小狐狸仍不灰心,他继续找人实现愿望。他尝试了三百年,帮助无数人实现了他们的愿望,也看遍了人间冷暖。终于,心里的温度慢慢冷下去。
   
    传说是骗人的吧。小狐狸悻悻地想。
   
    他回到青丘,看到昔日的小伙伴们减半,剩下的小伙伴都长出了九尾。小狐狸有点心动了。他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午夜来到一只八尾狐的床边,手心里蓝色的法术静静绽放,嘴唇翕动却始终念不出那串烂熟于心的咒语。
   
    算了,反正也这么多年了,看开了看开了。
   
    那就最后再去试一次吧,这次如果再不成功,那他就回青丘,永远做一只八尾狐,再也不想成仙的事。
   
    然后他就遇到了王俊凯。
   
    呐,这就是最后一个人啦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这最后一个人有点特别。
   
    他没有立刻许愿,只是把自己留在家里,像是家人一样。他会容忍自己的一切坏脾气,会为了自己担心,也会无微不至地关心自己。
   
    人都是想要被爱的,狐狸也一样。
   
    小狐狸觉得自己可能是太喜欢这种感觉了,以至于想要一直这样下去,什么九尾梦,都不重要了。他想,他可能陷进去了。
   
    所以,当王俊凯遭遇车祸的时候,他选择了舍命救他。
   
    为了他和别人不同的干净。
   
    为了那一双能够一眼看到底的清澈眼眸。
   
    为了心底为他而生的悸动。
   

    王俊凯走马观花地看完了小狐狸的过去,最后在一个荆棘谷里看见了小狐狸的灵魂实体。

    四周是漆黑的荆棘围绕,小狐狸蜷缩起来后看起来身形更加瘦小,像是坠入了深海一般的绝望包裹着他,这是无数次心灰意冷之后的创伤。
   
    王俊凯喊他的名字,但是他没有反应。王俊凯皱皱眉头,徒手扒开荆棘,一寸一寸挪到小狐狸身边。荆棘划破衣衫,刺破皮肤,斑斑驳驳的血迹晕染开来。
   
    “别管我了,你走吧。”小狐狸空灵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,“如果在这里失血过多,你的灵魂会出不去的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源源,你等我,我马上救你出来。”王俊凯的嗓音依然沉稳,低低的声线依然温柔。
   
    “走吧。”

    衣服上的血迹越来越多,几乎遍布了全身。
   
    “拜托你……”
   
    视线开始模糊。
   
    “别管我了。”
   
    终于要走到小狐狸身边了。
   
    王俊凯张开手臂环住了小狐狸,轻轻在他耳边用气音呵气:“别怕,我来了。”

    届时,梦醒。
   
   

    一转眼,挂历上关于九月的那部分已经翻到了数字21处,是王俊凯的生日。

    小狐狸这天起了个大早,在厨房里叮叮当当舞弄了将近半个小时,顾及着怕引发火灾,小狐狸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直接用法术变早餐出来,厨房也因此逃过一劫。
   
    不管怎么样,王俊凯起床后看到满桌子的饭菜还是有一种“吾家有男初长成”的欣慰感,在自家小狐狸脸上啵了一口,当即决定带它去游乐场玩。
   
    小狐狸可“一点都不期待”,“心不甘情不愿”地化形成一只兔子,乖乖地趴在王俊凯的手臂上出了门。
   
    小兔子,啊呸,小狐狸精力的确是非常旺盛了,凭着小小一只的体型藏在王俊凯衣服里躲过了管理员的眼睛,居然也把各个项目都玩了一遍,从浪漫温馨的旋转木马摩天轮,到诡异渗人的魔幻听音鬼屋探险,再到惊险刺激的云霄飞车雷神之锤,还有考验体力的高空悬索极地攀岩,玩的那叫一个随心所欲畅快淋漓。除了王俊凯不肯给他买第三个冰激凌,这次的游乐园之旅还算不错。
   
    从游乐园玩尽兴了,两个玩心大的并没有满足,还又跑去了附近的电影院刷了两部科幻片才罢休。等到有了回家的心思已经是傍晚了,饥肠辘辘的一人一狐就近找了一家风味拉面馆还清了对胃的亏欠,在蛋糕房买了两人份的慕斯蛋糕才终于打道回府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这天的月亮是圆的。王俊凯难得文艺了一回,抱着小狐狸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赏月。许是玩累了,这个时候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。
   
    “源源,今天是我生日。”王俊凯把头抵在小狐狸的头顶,声音低沉。
   
    “嗯。”小狐狸并没有听出什么不对劲。
   
    “我想……”王俊凯深吸一口气,“我知道我要许什么愿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嗯?”小狐狸转头挑眉,“是什么?”
   
    “你先闭上眼睛。”王俊凯的声音里掺了些颤抖。
   
    小狐狸听话地闭上眼睛,嘴里还在嘟嘟囔囔:“搞什么嘛,是你许愿又不是我……”
   
    晌久,温暖的两片软肉贴上了眼皮,轻轻摩挲。那是王俊凯的吻。
   
    极尽温柔的吐字清晰模糊:“我的愿望是,你能长出第九条尾巴。”
   
    小狐狸的吸气声应声响起。
   
    下一秒,王俊凯看到了最美丽的一帧画面。这一瞬间的所见,他一定终身难忘。
   
    比开天辟地更深刻,比破蛹成蝶更绚丽,比击碎夸克更震撼。是最亮的星辰在刹那间会集。从此脱离凡尘,羽化登仙。

    纷纷攘攘的光线粒子间,第九条尾巴从尾骨生出。
   
    喏,你最执着的梦想,我许给你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时至应钟,已经是分别的一个月后了。王俊凯依然按着以往的生活节奏走,该上班上班,该吃饭吃饭,该睡觉睡觉。平静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 不是不想念,只是知道,那是小狐狸的梦想,他当然愿意成全他的梦想。九尾成仙,这是必然的,自从那次进入他的梦魇他就做好了准备。
   
    不过,早上起床没有香香软软的团子在怀,中午回家没有撒泼打滚的白球喊饿,晚上窗前没有微亮暖光等他回家,还挺不习惯的。
   
    不难过,是真的。但看着重新冷清下来的家,心里空落落的,也是真的。
   
    王俊凯买了许多抱枕回来,却又抱怨起来抱枕没有人工智能,不能恒温,不能陪聊。甚至去过宠物店,但那里不卖狐狸的啊。
   
    王俊凯有点后悔了。早知道就不放他走了,自私地绑他在身边多好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晨光熹微,朝露未晞,王俊凯一身运动服准备去晨练。
   
    拉好拉链,换上运动鞋,戴上蓝牙,推门。
   
    门口蹲着一名青年。杏眼弯眉,粉唇兔牙,四肢修长,身形瘦削。
   
    开口是熟悉的薄荷音。
   
    “嘿,好久不见。刚从仙界回来,先让我到个时差?”
   

End
   
   

谢谢耐心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你。